您的位置: 前途中国网 > 财经 > 正文

原创三十年老店“苏宁”全员社群卖货,是压榨或是抗疫下无奈之举?

2020-11-28来源:未知阅读: 0

原标题:三十年老店“苏宁”全员社群卖货,是压榨或是抗疫下无奈之举?

疫情当前,很多零售企业的发展前景并不好过,这其中也包括了很多o2o企业。苏宁于近日被很多员工在社交软件上爆料说,要求全员带货,连研发岗位都不例外。根据苏宁发布的文件,苏宁认为,在特殊时期,需要全员行动,全员皆商,狠抓销售工作,确保集团目标完成。这样的全员销售模式,到底对苏宁的发展是好还是坏呢?社群销售模式的走法是否会让员工失去对苏宁的冀望,也是否会导致苏宁垮掉呢?我们只能等待时间给答复!

苏宁全员社群卖货,是否会陷入新的危机?

网络上有消息称,苏宁发布一份关于要求全员皆商的控股集团总裁办公室公告。这份公告的大概意思就是,所有员工必须参与到苏宁自有app的线上推广和销售,并且要求在3天内至少要完成2单,且金额不能低于1000元。甚至于,没有完成的差额将作为处罚。虽然笔者未能亲自看到这条公告,但笔者的微信好友里面有几个苏宁员工确确实实每天都在发布相关的卖货信息。

目前,苏宁官方回应称,宅经济大背景下,此举可更好地了解用户需求优化体验,未来将持续发力全民营销,并披露了相关数据——2月27日0点至24点,苏宁“24期免息”活动中的订单量同比增长7倍,其中社群营销销售额贡献率超过30%。

原创三十年老店“苏宁”全员社群卖货,是压榨或是抗疫下无奈之举?

苏宁作为电商新零售大企业的代表之一,这样的公告是否会影响到企业内部的信心,以及加深外部人员对苏宁品牌认知的错误呢?其实,凡事都是有两面性的。一方面,全员销售将店铺搬到朋友圈,建立微信群,通过老会员发散以及朋友圈宣传等方式进行拉新,甚至每天定期挂出秒杀单品。疫情期间线下几乎接近0收益。而通过线上方式能够帮助大家提高能力,还能稳住公司的发展。有人说,3天1000元随便卖点日常必需品也可以了吧,又不上长期的。

另一方面,虽然会短时间加大苏宁的销售额,但是却影响到了这背后的各司其职,譬如原本需要远程办公写代码的高薪程序员,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推广销售一千元。极有可能,这个程序员一天工资都不止一千元。同时,也有网友表示,“将帅无能,累死三军”,这种运作模式实际上是掩耳盗铃,只能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管理上的无能。这样会造成很多优秀人才选择跳槽,因为优秀的人不缺发展才能的地方。而留下的只能是能力不强或者是拖家带口无法专心于工作的员工。

不仅仅是苏宁,这是一场企业家的“全员销售”抗疫战争!

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丁世忠在内部信中透露,“面对疫情影响,安踏与其他品牌一样,将经营的主战场转向线上,安踏也通过全员参与零售”。

运动品牌361度发布公告表示,为弥补疫情给终端销售造成的影响,集团将部分销售转移至电商平台上,发起全员营销的号召,并新开发了“微信小程序”以增强在线营销。

格力官方回应:“确实是有全员销售的活动,但公司并没有对员工有销售任务的考核,同时对员工还会有奖励。”

……

远远不止这些企业,疫情大背景下,全员营销是一种整合企业资源和手段的科学管理理念,但是不能操之过急,甚至于尽量不要和薪资挂钩。只要通过刺激性奖励,员工自然会自发进行推广,甚至会渠道不凡的成效,达到营销手段的整合性,实行整合营销。

关于苏宁张近东、张康阳父子

原创三十年老店“苏宁”全员社群卖货,是压榨或是抗疫下无奈之举?

张近东,在1963年3月出生于安徽天长,而张桂平出生在1951年8月。由于父母比较早就去世了,张桂平就一直带着弟弟妹妹们生活,直到大学毕业以后他先后进入南京市勘测设计院任技术员、南京市房地产管理局任科长。

之后,张桂平带着当时只有24岁的张近东到南京市宁海路开了一间仅有2-00平方米名叫“苏宁交家电”的小店。1992年,苏宁公司开始进军南京的房地产市场。直到1999年,张桂平选择全身心投入房地产行业,张近东则继续他的“中国沃尔玛”霸业。

原创三十年老店“苏宁”全员社群卖货,是压榨或是抗疫下无奈之举?

张康阳,1991年12月21日出生于江苏省南京市,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之子。现任苏宁控股集团苏宁国际总裁,负责苏宁海外业务。2018年10月26日,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官方宣布,苏宁集团张近东之子张康阳成为新主席,27岁的张康阳也是俱乐部史上最年轻的主席。2017年、2018年,张康阳连续两年入围财富中文网发布的中国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榜。

责任编辑:



推荐阅读:财经